超预期鸽派风向吹散美联储加息迷雾

  □宋 玮

  果不其然,美联储本周四议息会议下调了经济预测和加息预期、公布了停止缩表计划,这些均在市场预期之内。稍稍有些意外的是,“暗示2019年不会加息”呈现出美联储货币政策风格由“鹰派”转为“超预期鸽派”,重点由“控通胀”迅速转向了“稳增长”。

  2018年三季度至今,美联储加息前景成为全球市场关注焦点。由于美联储货币目标不包含资产价格和金融稳定,白宫与美联储对美国经济前景分歧巨大,承受重压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于去年11月一改此前的鹰派基调,改口说美国当前利率水平略低于中性水平,市场加息预期有所弱化。一个月后,美联储如期加息25个基点至2.25%-2.50%区间,完成自2015年12月以来的第九次加息和2018年的第四次加息。据当时美联储公布的利率预期点阵图,2019年还将加息至少两次。但今年2月底以来,随着美国GDP增速持续放缓,评论称美国本轮经济复苏拐点或已出现,全球经济也进入了短周期下行阶段。在此背景下,美联储1月暂缓加息和本月欧洲央行新一轮TLTRO,拉开了全球货币政策整体风向由边际趋紧向边际宽松转变的序幕。

  由此,市场对2019年加息次数预期大幅下降,甚至出现小概率降息之说,联邦基金利率期货显示美联储一季度加息概率几乎为零,2019年末不加息的概率为76.1%,降息一次的概率则升至6%。不过,从部分美联储委员的发言仍可看出,他们对未来三年经济、失业率和通胀的预期及点阵图仍有较大分歧,年内加息一次的概率仍旧存在。

  各方的分析都认为,暂停加息有助于美国经济金融企稳。

  鉴于今年美国经济增长由2018年的超预期转向趋缓,这次议息会议将2019年至2020年美国增长预期由2.3%和2.0%下调至2.1%和1.9%。虽然扩张性财政政策已产生了积极效应,但两党分治参众议院的格局将使白宫继续加码财政政策的效果大打折扣,今年对GDP的边际拉动效应会逐步减弱。美国2月失业率已处于3.8%的历史低点,就业改善空间较为有限,2月新增非农就业人数大幅下降,创17个月以来新低,家庭收入增长对私人消费的托底作用也在减弱,零售销售季调同比增速大幅下滑至1.9%。预计今年美国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支撑效应也会有所下降。美国与欧洲和日本的贸易摩擦和谈判前景尚不明朗,或将增大美国出口下行压力。上周四欧洲议会对美欧“三零”(零关税、零非关税壁垒和零补贴)谈判的关键性投票结果显示,欧盟成员国既不赞成也不反对此次谈判,内部博弈态势加剧。此外,美日贸易谈判的僵局仍未打开,美国出口外部环境不确定性较大。

  2018年美联储加速加息对美国经济产生较大冲击。住宅投资是美国经济重要的先行性指标,而2018年四个季度美国住宅投资分别同比萎缩3.4%、1.3%、3.6%和3.5%,非住宅投资同比增速分别为11.5%、8.7%、2.5%和6.2%。加息还助推美国住房抵押贷款利率加速走高,30年期抵押贷款固定利率从2016年底的3.4%上行至2018年末的5%左右,住房贷款余额增速从2018年开始放缓,再加上房价持续维持高位,对购房需求造成了挤压,致使美国新屋和成屋套数从2018年4月开始逐步下滑,今年1月分别降至-6.9%和-1.2%,2018年四季度全美20个大中城市标普CS房价指数连续三个月环比萎缩,未来房地产市场将对美国经济产生较大负面影响。此外,持续加息推动美债收益率走高也成了触发美股四季度暴跌的导火索,而美债收益率倒挂更值得担忧。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自去年9月初的2.86%走高至10月9日的3.261%,创下7年来新高。随后,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底持续下滑,在12月20日10年期至2年期国债收益率收窄至11个基点的十年最低,这加大了市场对美国经济大幅放缓和美股进入熊市的担忧。

  进入2018年四季度以来,国际油价在不到两个月内急挫逾30%,创下近40年来最长的连续下挫纪录,大幅缓解了美国通胀压力,美国2018年CPI同比增速从1月的2.1%冲高至6、7月的2.9%后,持续回落至今年1月和2月的1.55%和1.5%,创2017年6月以来的新低。核心CPI同比增长2.1%,弱于市场预期。美国通胀水平维持在2%以下区间,为停止加息提供了坚实基础。

  然而,从总体上看,今年美联储货币政策依然将面临英国脱欧、全球贸易摩擦、地缘政治三大不确定性。上周四英国议会投票决定推迟脱欧,未来走向如何引发市场担忧;一旦美欧和美日贸易谈判进展受阻,美联储货币政策节奏恐将随时调整。

  (作者系经济学博士,青年经济学者)

责任编辑:依然

  晶晨股份业绩增长背后:依赖台积电、小米等少数公司

参考消息网4月21日报道 外媒称,世界正面对人口老龄化挑战,养老金制度面临考验。

  来源:发鹏期权说

虎扑4月16日讯 勇士和快船的季后赛正在进行中。

2018年全国规模以上企业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68380元,比上年增长11.0%。其中,中层及以上管理人员145125元,增长10.0%;专业技术人员96703元,增长16.3%;办事人员和有关人员63755元,增长9.5%;社会生产服务和生活服务人员54945元,增长11.0%;生产制造及有关人员55148元,增长8.8%。中层及以上管理人员平均工资最高,是全部就业人员平均水平的2.12倍;社会生产服务和生活服务人员平均工资最低,是全部就业人员平均水平的80%。岗位平均工资最高与最低之比为2.64,比去年缩小0.03。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发彩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